远安论坛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查看: 1010|回复: 10

《志愿军专题》之二十一:吴方良的抗美援朝纪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7-7 17:45: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墨云 于 2020-7-15 09:36 编辑

吴方良的抗美援朝纪实

——吴方良自述

  
整理:陈家新 吴永锋          

摄影:任建新
视频:曹敦新
时间:2020.7.3日

          潇潇夏雨中,我们来到居住在县保险公司院内抗美援朝老战士吴方良的家进行采访。原以为吴老身体很好,接受采访不是问题。进了家门坐在吴老面前,才知道老人因病近段时间不能讲话,听力也不太好。多亏他老伴耳聪目明,听了我们说明来意,很高兴的拿出吴老的长子吴永峰根据他父亲的日记和笔记替他父亲撰写的自传。同时拿出吴老那两本厚厚的日记本。翻开那两本日记,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吴老抗美援朝的故事,透过发黄的纸张和略显印痕的文字,我们似乎闻到了那枪炮齐鸣,弹雨纷飞的战场浓浓的硝烟的味道。看着眼前这份自述,不禁令人肃然起敬。让我们带着敬慕的心情来阅读吴老的自述吧。
“好铁也要打钉”
    我叫吴方良,生于1933年9月14日,老家住四川省隆昌县龙市镇大云安村。1950年我17岁时,就开始在农会里当民兵。1951年1月,农会派我到区里学了3个月卫生员知识。当时正值全国动员抗美援朝,保家卫国,我就像其他热血青年一样,报名参加志愿军。从区卫生员培训学习班结束回到家,我就很高兴的把这一消息告诉大娘(母亲)说:我已报名当兵参加抗美援朝了。她一听就火了,说“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拿起菜刀要砍断我的脚。生死不准我当兵。吓得我不敢回家,跑到民兵班里躲起来。以后村农会主席、妇联主任、青年委员去给大娘反复做工作,她老人家才勉强同意。接兵部队的领导看中了我说:这小伙子长得漂亮,人小机灵,虽说不够尺码,但人小还要长的。1951年3月正式批准我参军。虽说是51年3月应征入伍,实际上元月份就离开了家。县兵役局将我们800多名新兵送到泸州分两批交兵,我是第二批。第一批走了,我们第二批从泸州返回隆昌县交给补训八师38团2连继续训练。我去当兵时实际上不满18岁,9月份的生日,元月份就到部队了,在部队过的18岁生日。送兵的时候,隆昌县机关、学校、人民团体几千人欢送,敲锣打鼓,热闹非凡。下午5点多钟到重庆,休整一天后,坐军舰2天1夜到武汉。在武汉休整天后,乘军列(货车)北上,经3天3夜到达东北辽东的五常县。部队在该县进行为期3个月的忆苦思甜,提高阶级觉悟,着重军事训练,利用地形地物实弹射击等科目。3个月后,乘火车到达安东鸭绿江边,在这里部队进行换装,佩戴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符号、帽徽,发雨衣、铁锹、十字镐、干粮等,动员入朝开赴前线。我们过鸭绿江时是步行的,高唱志愿军战歌“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保家乡”,连续唱了15遍,才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土地上。
金城阻击战
    进入朝鲜后,日夜行军25天,开始白天走,以后白天在山林里休息,夜间急行军(躲避敌机空中轰炸),才到达朝鲜的金城,参加金城阻击战。1951年7月我被正式补充到中国人民志愿军12军31师侦察连。开始在连部当通讯员,1952年4月调到一排三班当战士,以后又调到一班当机枪副射手。1952年5月12军31师侦察连参加金城阻击战。我们侦察连的任务是搞武装侦察。白天在阵地上团的前沿观察所用望远镜观察敌人阵地上的动向,晚上就埋伏在敌人经常通过的地方,或者利用下雨、刮风等恶劣天气,这是我们侦查员抓俘虏的好机会。有时晚上12点钟以后,摸进敌人的坑道附近,抓敌人的哨兵或指挥官。抓到俘虏就赶快撤离,否则撤慢点就要挨敌人的炮弹。金城阻击战打得激烈残酷,我们侦察连驻守在91团阵地上,阵地管理属于91团,侦察业务属于师侦察科。只因当时战斗残酷,阵地死伤人员多,91团首长命令侦察连接管一营三连的阵地,我们侦察连5月10日晚黄昏进入阵地,采取“添油式”的战术,就是用一个战斗小组2——3人在阵地上和敌人拼,用手榴弹、爆破筒、高级手雷、机枪、冲锋枪拼命扫射,牺牲两个再换两个上去。我就是在这次战斗中被敌人炮弹炸伤,右手食指和右太阳穴擦破了皮。枪托打断了,全连死伤32人,全都是战斗骨干。侦察连的兵大都是战斗步兵连调去的班长和副班长,到侦察连只能当侦察员。这些伤亡连长很痛心,请示师首长(师长赵兰田)后,命令侦察连立即撤出战斗,91团团长因此受了批评。

上甘岭战役
    我们侦察连1952年9月从朝鲜金城阻击战撤下来后,准备到谷山地区休整。走了一天一夜,在一个平坝的地方突然停止前进。连长王怀文、指导员刘均赶到师指挥所开会,等了5——6个小时,连长开会回来作战斗动员说,我们要参加上甘岭战斗,支援15军。命令部队7个小时赶到朝鲜的德山真蔡洞。部队立即轻装出发,只带武器、铁锹、雨衣和被子,其余物资留在留守处。一路行军都是小跑步,有个战士走不动了,副班长用皮带拖着走,战士们脚上打起水泡来,一个接一个,痛得无法忍受,不走又不行,只能咬紧牙关拼命地向前跑。第二天早晨约6点钟准时到达约定地点,与15军进行了换防。我们侦察一排驻师指挥所德山界,其余二、三排分别驻前沿阵地537.9高地、金矿洞里负责抓俘虏、侦察地形、破坏敌人通讯设施,炸毁敌人后方桥梁等。我们一排的任务是负责带指挥打仗的部队排以上干部到前沿看地形,当部队向导,送信送阵地捷报。夜间摸到敌前沿阵地撒传单,瓦解敌人斗志,从前线押俘虏到后方等。在上甘岭战斗中,我的生命两次遇到危险。第一次是1952年10月3日,我受命到前沿阵地送战斗捷报,送到92团团部,路过去前线的茶水站,正值吃午饭的时间,坑道口放一锅馒头,我抓了3个馒头在坑道口吃,突然一排炮弹十几枚落在大锅附近爆炸,有的战士正在锅里拿馒头,有的正往坑道口走,有的蹲在大锅旁吃,由于身体没有物体遮掩,当场就被炸死5人,还有十几名战士被炸伤,手杆脚被炸断,肠子被炸流出肚子。我自己幸好站在坑道门口才安然无事。第二次是受命带打仗的部队排以上干部到前沿观察阵地,记得是1952年10月28日下午约3点多钟,观察完返回时,走到上甘岭下的“741”半山坡,突然十几架轰炸机对五圣山狂轰乱炸,并进行低空扫射。当时四处无法躲藏,我就拼命往山顶上跑,刚到山顶敌机又轮流轰炸扫射,我一纵步跳下战壕,正踩在防空壕里一名战士的肚子上,我赶紧对他道歉,说“对不起”。那天幸亏我躲得快,不然就炸死了。自1952年9月参加上甘岭战斗,到当年12月从前线撤下来,由60军一个师换防,前后经历了3个月血与火的炼狱。三个多月住在坑道里,弄不倒水喝,嘴皮、喉咙干燥的流血,衣衫单薄,冷热相侵,三个多月不能理发洗发,头上,腋窝长虱子,特别是没水喝,只好用缸子   接自己的尿喝,那种艰难,可以说一辈子难忘记。


化装扑俘
    金城阻击战未打之前,朝鲜老百姓在后来的交战之地上种了些包谷、黄豆、麦子等,后来成为了战区,群众都撤走了。到7——8月份,庄稼成熟了,经常有朝鲜老百姓,男男女女偷偷跑到地里拌包谷,有时也只有一个女的前往。我们在观察所里用望远镜观察,发现南朝鲜李承晚的兵窜进包谷林子里强奸来拌包谷的妇女。为了解敌人的防御部署,兵力、火器的配置,侦察连领导研究决定,化装成朝鲜老百姓,便宜好抓俘虏。并与我们前沿的守备部队联系好,请求他们协作支援。我们自己也用机枪在前沿351高地掩护。于是我们进行化装准备:幺同母(大姑娘)由副班长韩木斌装扮,阿子玛尼(大嫂)由班长蔡兴海装扮,阿玛尼(大娘)由老战士李建成装扮,阿达(小孩)由新战士吴方良装扮。一切准备就绪,1951年8月的一天晚上,我们利用夜间摸进包谷林子里隐蔽好。第二天早饭后,副班长韩木斌(大姑娘)有意识的到包谷林子的边沿拌包谷,来引诱敌人。果不其然,敌人见到包谷地里有一个大姑娘,兽性发作,一股溜儿地跑来,快到包谷林边,我们的侦察兵就向包谷林深处中间退,把敌人引进包谷林深处,埋伏在包谷林里的侦察兵一拥而上,将敌人按倒在地,用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将其捆绑好,嘴巴用毛巾塞住,不让他喊出声。我和李建成在后面掩护,韩木斌和蔡兴海夹起俘虏就往回跑,带回连队经翻译审问,他是李承晚部队的一个班长,他交代:群峰山,高元山是李承晚123师、106团2营约有一个加强连在群峰山防守,有重机枪3挺,轻机枪7挺,小炮5门……这次化妆抓俘虏,基本达到了目的,我们排受到了师侦察科的表扬。蔡兴海和韩木斌两人各立了三等功,我和李建成也受到了表扬。


四川评书“冷枪运动”
    1952年8月,朝鲜金城阻击战中,两军对垒,战事处于胶着状态,我们开展“冷枪运动”。我自编自演了一篇四川评书,我写的经过连文书修改,指导员审查,在当时也起到了一定的宣传鼓动作用,全文如下:
    话说胡修道在九十一团,平常打靶么一枪至少打八环。阻击战冷枪运动中,这回打得是活靶,请听我来把龙门阵摆谈摆谈。七月二十日天刚明,胡修道起来就在看地形。前方三百米有个山坡坡,那坡上敌人的工事特别多。坡上不长一根草,因此起名叫红山包。山包前面有一座山,山的偏左那片儿是敌人的观察所,为了便宜我们的炮调,也给它起了个名字叫24号。他搬起拇指把火力点数,仔仔细细很留神。哟,对面工事里拱出个敌人,这小子一出工事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两只手就解皮带,一边解来一边跑,看样子是昨天晚上吃多了。听俘虏说,这些天尽吃包谷,一半生来一半熟。明晓得夹生包谷吃了不好消化,可人多饭少抢起来就啥也不怕。弄得那一个个肚子拉稀,都发怨言说,哟,趁心要把我们培养成造粪机。弄得那一个个鬼火冒,你看那早晨的厕所特别热闹。厕所修在那陡坡上,上上下下就不便当。上去还勉强可以走,下来就谨防摔斤头。上下必须抓到起,你拉我来我拉你。
    胡修道一看说:对对,这回可给我造成好机会。连忙把水连珠(苏联7.62步骑枪)保险打开,只听“叭”的一枪,一个小子头往下栽。弄得那前面的莫名其妙,以为这小子在练习纵跳。有的叫好,有的哈哈大笑。笑得特起劲的有两个,只听“叭”的一枪,又一个小子脑壳被敲破。这下小子们才明白问题严重,吓得一个个在厕所里到处乱拱。有的大喊大叫,生怕自己也挂了号。话说第二天大雨倾盆,对面山上又出现几个敌人。前面大汉挑锣锅,呵儿呵儿在爬坡。胡修道说来得好,好得很,这次老子用机枪把你整。那上坡就没有下坡容易,打不死你也要把你跑断气。阻击战开展冷枪运动真合算,打死一个敌人只需要一发子弹。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千而万,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大的歼灭战。


遗憾和欣慰
    1952年5月,我们侦察连接替91团1营3连阵地后,我们班连续打退敌人10余次冲锋。我个人用手榴弹、爆破筒、机枪扫射,至少打死敌人20余名。导致脸的右太阳穴和右手食指被美国鬼子的炮弹碎片擦伤。后来又坚守上甘岭坑道3个多月,吃过的苦无法计算。1953年8月,我们部队在朝鲜东线打了一仗。在此次战斗后,进行了战斗总结。本来我打仗勇敢,工作积极,就是从上甘岭换防下来时,翻了几座山,又下着大雪,摔了几次跤,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一梭子35发子弹和弹夹一起弄丢了,走了30多里路本人才发现。副班长和我沿路返回寻找,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摔的跤,再加上雪下的大,积得很深,没有找到弹夹,回来挨了批。排长找我谈话,说我应该是评功的,但评功没评到,是因为你丢失了子弹和弹夹,只能将功补过了——这是我在朝鲜参战中唯一留下的遗憾。
    1954年4月23日,连里召开军人大会,连长说,与朝鲜人民军换防。4月27日中午连长、指导员到师部开会。我们集结部队的火车头由朝鲜的火车头换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车头。中午连长开完会回来,告诉大家一个特大的好消息:我们要回国了。大家听了顿时蹦跳起来,高兴极了,有的还流下了激动的热泪。
    1954年5月4日,我们顺利到达浙江省江山县。1955年3月,我被任命为三班班长;1956年1月至12月,我到南京陆军步兵学校速成营进修。12月结业后任12军31师91团6连排排长。19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58年至1959年任91团特务连侦察排排长。1960年1月至1961年10月任31师侦察连便衣排长。1961年11月至1962年5月任31师侦察连副连长(中尉军衔)。1962年6月至1964年9月调31师92团1连副连长。1964年10月至1971年调远安县人武部军事科参谋。1971年3月至1976年任远安县人武部军事课副科长(上尉军衔)。1979年10月转入地方工作。

        










IMG_20200702_082852-001.jpg

评分

3

查看全部评分

我在这里等你哦!
发表于 2020-7-7 17:54:2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哥威武!文笔要得。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20-7-7 22:00 谢谢点赞加分鼓励。还望指拙。敬香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20-7-7 18: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子溪水 于 2020-7-7 18:28 编辑

吴老是凤山社区居民,目前住在保险公司院内。凤山社区曾书记代表社区对吴老表示慰问。
IMG_20200702_082348-001.jpg
我在这里等你哦!
发表于 2020-7-7 18:2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子溪水 于 2020-7-7 18:31 编辑

       远安县目前健在的上甘岭作战老兵还剩下4位,吴老是其中之一。
IMG_20200702_082534-001.jpg
我在这里等你哦!
发表于 2020-7-7 18:3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子溪水 于 2020-7-7 18:34 编辑

                   吴老写下了珍贵的朝鲜战场回忆录,为我们研究这场伟大的保家卫国战争留下了宝贵的资料。
IMG_20200702_084939-001.jpg
IMG_20200702_084950-001.jpg
发表于 2020-7-7 18:34: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九子溪水 于 2020-7-7 18:35 编辑

1111
IMG_20200702_085655-001.jpg
IMG_20200702_085745-00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7-7 18:3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得的军事斗争史
IMG_20200702_085814-001.jpg
IMG_20200702_085831-001.jpg
IMG_20200702_090158-001.jpg
IMG_20200702_131737-001.jpg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20-7-7 22:01 谢谢曹老师配图。  详情 回复
我在这里等你哦!
 楼主| 发表于 2020-7-7 22: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欢乐英雄 发表于 2020-7-7 17:54
陈哥威武!文笔要得。

谢谢点赞加分鼓励。还望指拙。敬香茶
我在这里等你哦!
 楼主| 发表于 2020-7-7 22: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子溪水 发表于 2020-7-7 18:36
难得的军事斗争史

谢谢曹老师配图。
发表于 2020-7-8 07:5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宝级的老战士了。写得好,震撼!

点评 时间 理由

发表于 2020-7-10 17:26 谢谢总斑竹鼓励。敬香茶  详情 回复
我在这里等你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设为首页

广告热线:13339794535举报电话:0717-3819486法律顾问:沮城律师事务所 刘亚杰 律师

备案信息:ICP14000855Copyright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2© 2001-2016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